播音主持自备稿件

播音主持自备稿件(通用15篇)

  在播音主持专业考试中,自备稿件朗诵环节是考验考生朗诵能力以及对语言文字理解的重要部分,是成功的关键之处。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播音主持自备稿件,欢迎阅读与收藏。

  播音主持自备稿件 篇1

  天空里面并没有多少寒色,而烟花却在不断洋溢着欢乐。冬天的萧瑟,还是飘飞着,在不断地荡漾,在不断地携带着时光的惆怅。只是那些冰雪已经开始懈怠,在慢慢地徘徊;也开始放缓了匆匆的脚步,在不断地踌躇。这是冬季的迷离,也是冬季里面的凄迷。灰蒙蒙的天空里面,带着期盼,带着岁月的回旋,在不断地旋转。偶尔飘飞的一朵白云,带着日子里面的深沉,在变得清纯。这就是岁月的天空,这就是日子的朦胧,也是平淡人生,更是那些神采飞扬的梦。

  北方的世界,还是冰封的世界,还有着风的凛冽。只是那些蛰伏的记忆,已经开始露出了时光里面的执迷。那些遥远的歌声,随着时光的风,在不断地驶过来,不断地显现着它的情怀。路边的树,在不断的犹豫,不明白什么时候已经不再憔悴,而是有着山河的沉睡,还有岁月之中的支离破碎,却携带者期望,在慢慢地徜徉,就是水一样缓缓地流淌。孤独的树叶,依旧在风中摇曳,依旧站在树的枝丫上,在不断地说着秋季里面的忧伤;却并不明白,这个时候时光已经有了春的骄傲。

  以往的寒风有些迫不及待地过来,当时的秋风澎湃,并且是尽显豪迈,可是冬风的肃杀,就这样让万物开始了挣扎。冬爬过了山,越过了峰峦,跳过了河流,留下了淡淡的忧愁,就一路直奔而来,就像是一个无赖,再也不肯轻易地离开。而这个时候却紧紧地偎依在岁月的怀里,就这样看着时光的逶迤,就这样轻轻地说着岁月的回忆,就这样开始了岁月的失意。冬天在缠绵看到多少时光的蜿蜒,却在那里,冬天有了些许的悔意,在不断的哭泣,慢慢地理解着现实的惊奇。

  风,还是有着很多的响声,从来就没有放弃,还是在说着那里就是它的天地。可是,河边的柳树,伴随淡淡的薄雾,开始了犹豫。黄色的嫩芽在寒风中开始抖动着,并没有忐忑,也没有揣测,就像是一切从头开始,就像是一切从头展开的梦。那些毛茸茸的黄色,就像是一条河,在慢慢地流进心里。而春,在风的呼喊声中,在冬天的缠绵声中,就这样慢慢地走过来,慢慢地偎依在我们的身边,留下了时光的平淡,也留下多多少少岁月中的依恋,还有那些以往的容颜。

  以往的寂寞,伴随着日子里面的曲折,正慢慢地走来,不再是期待,而是正在走过来。冬天里面的忧愁,已经保留了太过长久。那些以往的萧索,慢慢地荡漾着失落,慢慢地规划着时间的轮廓。这是一份执着,这是一份时光的交错。寒风在继续着它的诉说,而时光继续着它的脚步,而白云继续在天空漂浮着。冬天带来了忧伤,还有那些难以抹去的惆怅;山河就这样慢慢地开始了酣睡,就这样慢慢地开始了沉醉,就这样慢慢地开始了让时光如水,被寒风揉的破碎。

  而春,却像是蛰伏着,没有任何的斑痕。随着冬的脚步而慢慢地走着,当冬疲惫着,就慢慢地走了出来,就这样暴露出来。可是,它从来就没有冬的急躁,也没有秋的高傲,只是这样慢慢地走着,伴随着冬天的岁月走过来。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也是一个旅行。冬不可能会立即进行着屈服,而春却怜悯着冬,怜悯着冬的记忆,怜悯着冬的不易,所以总是放缓自我的脚步,显现着犹豫。而许许多多的繁花,已经撩开岁月的面纱,开始袒露着它们的芬芳,开始用着时光的花香。

  播音主持自备稿件 篇2

  我,独自一人驾驶着小船,在茫茫大海中航行,大雾使我迷茫,分不清成功彼岸的方向,大风令我深思:是坚持还是放弃

  我,犹如天空下飞行的小鸟,由于生活所逼,我被打断了一个翅膀,那时,我哭了,是否继续去努力实现我的梦想

  我,又犹如暴风雨中的一棵草,狂风暴雨使我残疾,令我倒下,我是否在风雨中擦干眼泪,重新站起来呢

  一个忧郁的我,一颗犹豫的心,使我感受不到生活的甜味,找不着梦想的彼岸。

  直到你的出现——劲松,你正如一双大手,教会我掌舵;你正如一阵风,轻轻地推动着我;你正如一把扶手,使我重新站了起来。

  初春,当别的生命还在沉睡,享受甜美的梦时,仅有它,能早早地迎接朝阳,因为它始终相信“一年之计在于春”;当它的许多朋友都被压死于夹缝之间,与世长眠,仅有它,不屈不挠,夹缝生存。当暴风雨来临时,它始终以微笑应对。因为它有着“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的精神。它就是劲松——一个敢于向生活挑战的“男子汉”。

  比起在恶劣环境中的劲松,我的苦难又算得了什么呢挫折就像是一块试金石,它能磨练我们的意志,使我们勇敢地应对。仅有懂得在逆境中微笑的人,才是真正生活的强者,想到这,我豁然开朗,也不再犹豫,因为我要坚持下去,在大海中前进;我要坚强下去,去实现我的梦想;我要坚忍下去,成为一棵顶风斗寒的小草。

  播音主持自备稿件 篇3

  曲曲折折的荷塘上头,弥望的是田田的叶子。叶子出水很高,像亭亭的舞女的裙。层层的叶子中间,零星地点缀着些白花,有袅娜地开着的,有羞涩地打着朵儿的;正如一粒粒的明珠,又如碧天里的星星,又如刚出浴的美人。微风过处,送来缕缕清香,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的.。这时候,叶子与花也有一些的颤动,像闪电般,霎时传过荷塘的那边去了。叶子本是肩并肩密密地挨着,这便宛然有了一道凝碧的波痕。叶子底下是脉脉的流水,遮住了,不能见一些颜色;而叶子却更见风致了。

  月光如流水一般,静静地泻在这一片叶子和花上。薄薄的青雾浮起在荷塘里。叶子和花仿佛在牛乳中洗过一样;又像笼着轻纱的梦。虽然是满月,天上却有一层淡淡的云,所以不能朗照;但我以为这恰是到了好处——酣眠固不可少,小睡也别有风味的。

  月光是隔了树照过来的,高处丛生的灌木,落下参差的斑驳的黑影,却又像是画在荷叶上。塘中的月色并不均匀,但光与影有着和谐的旋律,如梵婀铃上奏着的名曲。荷塘的四面,远远近近,高高低低的都是树,而杨柳最多。

  这些树将一片荷塘重重围住;只在小路的一旁,漏着几段空隙,像是特为月光留下的。树色一例是阴阴的,乍看像一团烟雾;但杨柳的丰姿,便是在烟雾里也辨得出。

  树梢上隐隐约约的是一带远山,仅有些大意罢了。树缝里也透着一两点路灯光,没精打采的,是瞌睡人的眼。这时候最热闹的,要数树上的蝉声与水里的蛙声;但热闹是它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播音主持自备稿件 篇4

  茫茫人海,芸芸众生。有多少人羡慕、流连于那众星捧月、门庭若市的荣耀,那酒席间谈笑风生、觥筹交错的快意,那并肩花前月下、畅谈人生的浪漫,或是他乡遇故知、高山伴流水的感动,还有游走交际场,往来风月阁的浮华……

  然而,梦想的光亮总避不开黑夜的阴影,短暂的花季总会归于最终的沉寂,杯中的美酒赶不走心中的忧愁,频频举杯也会有人走茶凉时,所以,在喧闹的街市、在幽静的田园,一份独特的心境–孤独时常会走进每个人的心中。

  孤独不是秋日孤雁的离索,那是一只展翅的雏鹰孕育明朝飞翔的方向。是一种生命的沉思。

  孤独不是春日柔弱的黄花摇曳它的金黄,那是一株劲草,寻找扎根的泥土。那是生命的展示。

  孤独不是秋季零落的飘絮,那是春日在寒冷的末尾悄悄发芽的种子,是一种生命的力量。

  孤独不是身居斗室,闭门造车,而是开辟伏案耕耘、与文字相谈、与音乐相伴,咀嚼人生浮沉的一方净土,那是心灵的陶冶,是人生的一种品位。

  孤独不是蓝天漂泊的一朵白云,而是一片落地的雪花,在干涸的土壤袒露淡泊的.心事,那是一种淡定的胸怀、孤洁的操守。

  孤独是身居闹市的一颗苍松,惯看人生沧桑、岁月轮回却无人倾诉的慨叹,是一种深深的遗憾。

  孤独是饱经风霜袭击的一枝寒梅,不屑于和百花争艳,却独立残冬,是一种坚忍的心志和无言的承诺。

  孤独是孤灯下多情的灵魂,虽望穿秋水,总也割不断丝丝缕缕泪洒信笺的思念,是一种深深的无奈,忘不了的情缘。

  孤独是酒阑人散后一杯醒酒的清茶,是消去喧闹后的一份真实的寂寞,是人生的况味。

  播音主持自备稿件 篇5

  教师在火场中狂奔着往返,她把十几个孩子一个一个地抱离了火场。那时的我,除了恐惧就是哭泣,当屋里就剩下我和另外一位小女孩的时候,我的哭声甚至比凶猛的火势还要嚣张。也许,就是这嚣张的哭声,让我占据了,最终一个生的机会。

  我到此刻都还记得,教师一把把我抱起来的时候对我说:“孩子,别哭,教师不会丢下你的。”

  当教师最终一次冲进着火的茅草屋,大火呼啸着吞没了我们的学校,吞没了教师的背影,吞没了火海中最终一声哭泣。

  茅草屋轰然倒塌了!我和所有活下来的孩子都惊呆了。

  那个时候的我们,还不能理解生和死的距离,可是,我们都清楚地记得,那个和我在火海中手拉着手,那个我们班上最小的女同学,那个和教师同时葬身火海的小女孩,是教师唯一的女儿!

  二十年过去了,每逢到了清明时节,我和当年的许多同学,都会在教师和他女儿坟前,放下一束束的山花,我会对教师说:“对于过去,我永远都没有机会说抱歉或者感激了,可是,教师,我向您发誓:无论多么苦、多么难,我都不会离开这片大山,这座学校,和这群孩子。”

  播音主持自备稿件 篇6

  老人赢了。他战胜了自我,战胜了那条鱼,那条他从来没有见过的美丽的大鱼。

  那条鱼比老人的小船长出许多。老人撑起瘫痪般的躯体,费了很长时间才把小船栓在大鱼的身上。他不明白应当让鱼带着他走,还是他带着鱼走。

  他没有发现一群无所畏惧的鲨鱼正嗅着血迹朝那里涌来。……

  这不公平!你们这些厚颜无耻的强盗,真会选择时机。可我不怕你们,我不怕你们,我不怕你们!人并不是生来要给打败的。你能够消灭他,可就是打不败他,你们打不败他!……

  成群集队的鲨鱼向老人的战利品系在船边的大鱼成群集队的鲨鱼向老人的战利品系在船边的大鱼发起猛攻。那撕咬鱼肉的声音使老人再一次站立起来。他重新举起鱼叉,悲壮地站在船头。他决心捍卫他的战利品,就像捍卫他的荣誉……

  当老人最终回到他出发时的那个港口,天空第三次黑暗下来。它的船边只剩下大鱼粗长的白色脊骨,夜晚的潮水摇晃着那条美丽硕大的尾巴,老人无力上岸回到他的小屋。就在船上睡着了,头枕着那张补过几次的旧帆。

  人并不是生来要给打败的。你能够消灭他,可就是打不败他,打不败他。

  老人睡着了。他梦见年轻时看到过的非洲。他梦见了狮子。

  播音主持自备稿件 篇7

  自古到今,唱青衣的人成百上千,但真正领悟了青衣意韵的极少。

  筱燕秋是个天生的青衣胚子。二十年前,京剧《奔月》的演出,让人们认识了一个真正的嫦娥。可造化弄人,此后她沉寂了二十年,在远离舞台的戏校里教书。学生春来的出现让筱燕秋重新看到了当年的自我。二十年后,《奔月》复排,这对师生成了嫦娥的AB角。把命都给了嫦娥的筱燕秋一口气演了四场,她不让给春来,谁劝都没用。可第五场,她来晚了。筱燕秋冲进化妆间的时候,春来已经上好了妆。她们对视了一眼,都没有开口。筱燕秋一把抓住化妆师,她想大声告诉化妆师,她想告诉每一个人,“我才是嫦娥,仅有我才是嫦娥”,可是她没有说,她此刻只会抖动嘴唇,不会说话。

  上了妆的春来真是比天仙还要美,她才是嫦娥,这个世上没有嫦娥,化妆师给谁上妆,谁就是嫦娥。大幕拉开,锣鼓响起来了,筱燕秋目送着春来走向了上场门。筱燕秋明白,她的嫦娥在她四十岁的那个雪夜,真的死了。观众承认了春来,掌声和喝采声就是最好的证明。

  筱燕秋无声地坐在化妆台前,她望着自我,目光像秋夜的月光,汪汪地散了一地。她一点都不明白自我做了些什么,她拿起青衣给自我披上,取过肉色底彩,挤在左手的掌心,均匀地一点一点往手上抹,往脖子上抹,往脸上抹她请化妆师给她调眉,包头,上齐眉穗,戴头套,镇定自若地,出奇地安静。

  筱燕秋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拉开了门,往门外走去。筱燕秋穿着一身薄薄的戏装走进了风雪,她来到了剧场的大门口,站在了路灯下头,她看了大雪中的马路一眼,自我给自我数起了板眼。她开始了唱,她唱的依旧是二簧慢板转原板、转流水、转高腔。

  雪花在飞舞,戏场门口,人越来越多,车越来越挤,但没有一点声音。筱燕秋旁若无人,边舞边唱。她要给天唱,给地唱,给她心中的观众唱。筱燕秋的告别演出轰轰烈烈地结束了。人的一生其实就是不断地失去自我挚爱的过程,并且是永远的失去,这是每个人必经的巨大伤痛,而我们从筱燕秋的微笑中看到了她的释怀,看到了她的执著和期盼。

  生活中充满了失望和期望,失望在先,期望在后,有期望就不是悲!

  播音主持自备稿件 篇8

  父亲是个哑巴,这一向是我心中一块隐隐的痛。

  我的家在湘西一个偏远的小村庄,父亲靠在村里卖米豆腐养活全家。

  在学校,别的小朋友都不理我,他们总是排斥我说:“你父亲是个哑巴,我们不和你玩。”

  于是我和父亲约定,再也不准他来学校看我。

  15岁那年,我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县重点高中。

  我最终能够脱离这个让我悲痛的地方了。

  那年寒假回到家,母亲看见我就大哭起来,我再三追问家里出了什么事,他们也没告诉我。

  第二天,李大妈告诉我说,在我上学后不久,母亲就病了,到医院一检查肝癌晚期,父亲一听当时就懵了,立即哇啦哇啦地跪在地上请求医生救母亲一命那天,他在医院发疯似的见了医生就磕头,头都磕出血了,医院依然没有收留母亲,父亲只好把母亲拉了回来。

  母亲得病的消息传开后,再也没有人买父亲的豆腐了,他们都说母亲的病会传染。

  父亲只好含泪收了豆腐摊,但他又怕母亲明白后病情加重。

  于是,每一天天不亮,父亲照旧拉车出去,把车搁在李大妈家,就去检破烂,这一检就是整整的一年。

  我听不下去了,想立刻见到父亲。

  一位街坊告诉我,父亲上县城去了,我立即搭车赶往县城。

  刚下车,就听见议论说有人晕倒在商场里,跑去一看,是父亲。

  此时他已经醒了过来,看见我,他的脸上浮起一丝微笑,颤抖地从衣袋里掏出一叠钱,示意我去商场里买年货。

  在那叠钱里,我清楚地看到了一张卖血的单子。

  回家的路上,父亲反复打着手势不准我把他卖血的事告诉母亲。

  看着父亲那充满慈爱的目光,我情不自禁地跪在地上,哭着说:“爸……对不起。”

  播音主持自备稿件 篇9

  他的左手扶着她的肩,右手紧紧拽着她的一只胳膊。她的双手总是握成半拳的姿势,两只僵硬的胳膊扭曲着悬在空中。她的双脚也变了形,走一步,身体便会激烈地晃一晃,远远望去,好似一个不倒翁。

  他搀扶着她,一步一步地挪动。她每迈开一步,他仿佛都使上全身的力气。或许是长期低头弯腰的缘故,他瘦长的身体显得有些佝偻。常有人远远对着他们的背影叹息:原先是多么漂亮的一个女人啊,一场大病把人折磨成这样——不到30呢,可惜呀!也有人嘀咕:那男的肯定撑不久,总有一天会撒手,毕竟,他还年轻……

  然而,从春到秋,自夏至冬,无论风霜雪雨,每一天清晨,他们都会出此刻这条沿江大道上。偶尔有熟人同他打招呼,他便会扬起脸,爽朗地笑着大声说:“好多了,好多了,今日又多走了两步呢!”

  那天早上,他像往常一样扶着她走在沿江大道上,看不出任何征兆,台风夹着暴雨席卷而来。呼啦呼啦的风声,哗哗的雨声和咣的物口当体坠地声响成一片。“轰”的一声巨响,身后的河坝决了一道口子,浑黄的河水咆哮着冲到马路上。

  风雨中,他和她像两棵飘摇的小草,找不到着陆的方向。路上的水一点一点往上涨,很快便没过了他们的小腿,大腿,腰和胸口。他们像两片叶子,在水中漂浮。

  他不再徒劳地叫喊,而是拽着她的手,慢慢地在水中挪动。一个小时后,他们被武警发现。他一手抱着一棵香樟树的枝丫,一手死死拽着她,被救起时,他已经昏迷,人们无法将她的手从他的手心掰开。直到他苏醒过来,看到她傻笑的脸,他的手指一抖,两只紧扣的手才松开。

  采访抗洪现场的记者恰好看见这一幕,便问他:只要一松手你就能够脱险,可你没这么做,是怎样想的他嗫嚅着:那时,哪还有心思去想呀我只晓得,要像平常那样拽牢她的手,陪着她慢慢地走。

  说这些时,她嘿嘿地笑着,嘴角流出的涎水,如一串珠子溅落在他的手腕上,他慌忙拿毛巾给她擦嘴角。她吃力地抬起右手,用握不拢的手指扯起毛巾,笨拙地拭着他手腕上的口水,又傻笑着,踮起变形的脚,把毛巾往他脸上蹭。他立即半蹲下来,温柔地把头伸到她的手边,任由她用沾着口水的毛巾,乱乱地擦着自我的脸。在之后播出的电视画面上,人们看到他一脸平静,看不到一丝劫后余生的惊惧。

  他和她依然在每个清晨出现。他们艰难挪动的每一步,都让我坚信,世间真有这样一种爱:能够分担你一生的愁,不用海誓山盟,却能在暴雨狂风中,陪着你慢慢地走。

  播音主持自备稿件 篇10

  1948年,在一膄横渡大西洋的船上,有位父亲带着他的小女儿,去和美国的妻子汇合。一天早晨,父亲正在舱里用腰刀削苹果,船却突然剧烈地摇晃,他摔了下去,刀子刚好扎在他的胸口,全身立即颤栗,嘴唇瞬间乌青。

  6岁的女儿被父亲瞬间的变化吓坏了,尖叫着扑过来想要扶他,父亲却微笑着推开女儿的手:“没事,只是摔了一跤。”然后轻轻的拾起刀子,很慢很慢地爬起来,不引人注意地用大姆去了刀锋上的血迹。

  以后三天,父亲每晚照常为女儿唱摇篮曲,早晨替她系好美丽的蝴蝶结,带她去看大海的蔚蓝。仿佛一切如常,而女儿却没察觉父亲每一分钟都在变化,他的脸色一分钟比一分钟苍白,看向海平面的目光是那样的忧伤。

  抵达美国的前夜,父亲对女儿说:“明天见到妈妈的时候,请告诉妈妈,我爱她。”

  女儿不解的问:“可是明天你就要见到妈妈了,为什么你不自我告诉她呢”

  她笑了,俯身,在女儿的额头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吻。船到纽约港了,女儿一眼便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认出了母亲,大喊:”妈妈……”周围忽然一片惊讶,女儿回头,看见父亲已仰面到下,胸口血如井喷,刹那间然红了整片天空……

  尸解的结果让所有人惊呆了:那把刀精确无比地洞穿了他的心脏,他却多活了三天,并且不被任何人知觉。唯一可能的解释是因为创口太小,使得被切断的心肌依原样贴在一齐,维持了三天的供血。

  这是医学史上的奇迹,医学会议上,有人说要称他为大西洋奇迹,有人提议以死者的名字命名,还有人说要叫他神迹。

  但一位须发俱白,皱纹里满是智慧的老医生却一字一顿地说:“这个奇迹的名字,叫父爱。”

  播音主持自备稿件 篇11

  12岁的女孩,独自去陌生的城市上中学。

  父母是军人,到处有战友,临走让女儿随身带一封信,拜会居住在那个城市的老战友夫妇。父母的本意是,万一有什么事情,能够找他们帮忙。毕竟那是40年前,连电话都没有的。

  老战友夫妇都50多岁了,比女孩父母年龄还大些,没有生育,女孩文静懂礼貌,让他们喜欢得不得了。

  可是之后发生的事,令女孩及父母都始料未及。

  周末下课,伯伯已经在校门口等着,伯母则在家里张罗一桌丰盛的饭菜。

  学校伙食简单,女孩的确是有点饿,埋头吃了半碗饭,一抬头惊呆了,二老都不吃,光看着自我吃,仿佛看她吃的味道,比他们自我吃还要好。

  在人生地不熟的城市,有这么一份浓浓的亲情,一次两次,女孩很感动,可每个周末都这样,受不了。她有时故意在教室磨蹭很久才出来,伯伯还站在马路对面的路灯下头,几十年后她回想起来说,像是在等一个前世的情人。

  之后说好不去吃了,他们就做好送来。一个罐子,包在棉袄里,送到女孩宿舍,看着女孩打开,伯伯说,趁热吃,啊。非要看着她吃上几口,才肯离开。

  国庆节放假,伯伯说带她去看戏,看到精彩处,却听到鼾声,一回头,伯伯已经睡着了。他根本不爱看戏,只是想带她看。

  女孩偶尔也去看二老,吃完饭想帮着洗碗,不可能,他俩只期望她坐着看书,吃水果,有一次伯伯竟然试探地说:我能够给你洗一下脚不

  女孩笑着说为什么呀,我给你们洗脚还差不多。伯伯难为情地说:哎呀,可惜你已经大了,要是再小一点,我就能够给你洗脚了。有一丝辛酸。

  三年很快过去,女孩要离开了,老夫妇竟然双双病倒,生离死别一样。伯伯还住了院。

  她是个好心的女孩,临走时特意去医院,对伯伯许诺:我会写信的,我会来看你们的。

  很多年后女孩自我做了母亲,才明白这对无子夫妇心底的忧伤。她从医,照料他们晚年病痛中的生活,直到生命终点。她说,我在自我父母那里,从未得到过如此细腻到极致、爱到不知所措的感受,我必须是他们前世的孩子吧。

  她在两位老人的墓碑上刻下这样一行字:我是你们的孩子。虽然她从未对他们喊出过一声爸爸妈妈。

  播音主持自备稿件 篇12

  我做得到

  一天,洛克和母亲开着小货车行经阿拉巴马的乡间小道上,由于路况原因,

  车子冲出了路面,掉到了二十英尺下的峡谷中。母亲凯丽满脸是血,不辩东西,牙龈残破,脸颊损毁,肩膀也被压碎,整个人被支离破碎的车门压得动弹不得。洛克则奇迹般地毫发未伤,洛克从车窗爬出了小货车,试图将母亲拉出车子,但凯丽一动也不动,洛克急得大喊:“妈妈,洛克会带你出去,你要支持住,千万别睡着啊!”

  洛克又钻进了小货车,并将母亲推出了车子的残骸。之后又用瘦小的身子将两倍半重的母亲一寸一寸往上推,准备爬到马路上求救,就这样一点点犹如蜗牛爬行。凯丽感到如此疼痛,几乎要放弃期望,但洛克始终鼓舞着她。

  为了鼓励凯丽,洛克告诉妈妈想想《小火车》的童话故事,故事中的小火车虽然仅有小小引擎却能爬上陡峭的山头,洛克不断重复着故事中提到的:“我相信你能做到,我相信你能……”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他们最终爬到路边,洛克才借着光亮看清母亲受重创的脸,他开始泪流满面,挥舞着双手,对着驶过的货车呼喊:“停下来,请停下来!请带我妈妈到医院去!”

  总共花了八个小时,缝了344针来整合凯丽的脸,虽然看起来和以往不大相同,但妈妈还是痊愈了。洛克成了新闻人物,但他自我却说:“这一切都在意料之外,我只是做了该做的事,任何人在当时都会那样做的。

  播音主持自备稿件 篇13

  20XX年7月21日凌晨四点半左右,一辆满载着陶制瓦片的卡车撞进南京下关区上元门的三间民房里。顷刻间,瓦砾四溅、房屋倒塌,卡车内的几个人当场死亡,房屋里也埋下了五个人。

  由于是凌晨时分,大多数人都在睡梦中,惨祸发生后,被惊醒的为数不多的附近居民应对惨祸束手无策。在等待救助人员到达期间,人们发此刻倒塌的房屋废墟里,有一个人头露在外面,身子埋在废墟里。也许是因为失血过多,他的呼吸越来越微弱,眼睛也睁不开了。这时候,一个男青年喊道:“不要闭上眼睛!要坚强,你能够和我说说话,但千万不要闭上眼睛。”那个被埋者的眼睛睁开了,眼神中隐藏着一丝恐惧和一丝谢意。男青年和那个被埋着的人说着话,问他:你今年多大了在哪里工作啊做什么工作啊

  可没过多久,被埋的人又一次闭上眼睛,那个男青年又一次喊道:“不要闭上眼睛!睁开你的眼睛!”可被埋的人似乎没有听到.一点反应也没有。喊话的男青年找来了医生,被埋者输入了氧气后,眼睛再一次睁开了……

  救援人员最终赶到了,被埋的男子被送往医院抢救。有人问喊话的年轻男子和被埋者是什么关系,喊话的男青年说道:“我不认识他,我开出租车走过那里。”

  素不相识,毫无血缘关系,他的呼喊只因为对生命的珍爱和爱的奉献。那场灾难中有七个人丧生。然而,那个年轻的出租车司机的喊声却响彻那个清晨,响彻南京,成为那座城市最动听的声音之一。

  播音主持自备稿件 篇14

  太阳最终吝啬地收起了它最终的一线亮光。月亮还没有出来,留下的只是满天的云霞,轻轻地亲吻着宁静的山村。

  我心急如焚地奔走在狭窄的村巷间,无心欣赏大自然的赠赐。我焦急地挨家挨户去筹钱为我妈治病。

  突然,一阵凄凉的哭声传入我的耳朵。“谁这么晚了,他为啥哭”我循着声音寻找,原先是一个小男孩。

  小男孩看见我,揪着我的裤管:“我迷路了,送我回家,好吗”我本能地应了一声,就想抱起他走。突然,我触到了一束熟悉的目光。咦,这不是王医生的儿子吗顿时,我心里轰起一腔怒火,王医生的影子又浮此刻脑海。就是他,为了小小的一笔医药费而拒不为我妈治病!

  “走吧!此刻的世道还会有多少人情”我心里想着,脚下迈开了步子。这时,一声更凄厉的声音恨恨地剐了我一刀:难道真的丢下他不管夜深了,难道就让他留在孤寂的野外,他不怕黑暗吗他能抵抗动物侵害吗我打了个冷噤。啊!不能,我不能丢下他而去,我猛转身,我不能选择与道义相悖的行为。我轻轻地敲开了王医生家的门。我不理会他的语言与目光,只是快速地离开,我想我的心灵是纯净的,我不会因为金钱而丧失了做人的道德。我之所以走得如此迅速,不是因为愤怒,而是不愿在这块见利忘义的地方呆多一刻。月儿已经爬上了树梢,有了些许凉气。我仍然在为母亲治病筹钱。我坚信:人与人之间必须有人情的气息。

  当我拖着疲倦的身躯踏进家门的时候,我嗅到了一阵药味。我疑惑地询问我的母亲。妈妈只是微笑地递给我一封信。信上说:“多谢你,把我的儿子送回家。你的行为给了我一次心灵的教育。在金钱与医德面前,我们应当选择医德。”我的眼睛有点湿,我推开窗:多完美的夜!多明亮的月!多明智的选择!人与人之间比金钱更珍贵的是友爱。

  温柔的月光如流水般倾泻而下,仿佛是滑过了一曲悦耳的琴声。哦!月若有情月长吟!月儿已经爬上了树梢,有了些许凉气。我仍然在为母亲治病筹钱。我坚信:人与人之间必须有人情的气息。

  当我拖着疲倦的身躯踏进家门的时候,我嗅到了一阵药味。我疑惑地询问我的母亲。妈妈只是微笑地递给我一封信。信上说:“多谢你,把我的儿子送回家。你的行为给了我一次心灵的教育。在金钱与医德面前,我们应当选择医德。”我的眼睛有点湿,我推开窗:多完美的夜!多明亮的月!多明智的选择!人与人之间比金钱更珍贵的是友爱。

  温柔的月光如流水般倾泻而下,仿佛是滑过了一曲悦耳的琴声。哦!月若有情月长吟!

  播音主持自备稿件 篇15

  这是黄昏留下的最终一抹晚霞,在山峦叠成背影,河水泛起青光,黑夜即将来临的时候,你从山的背后走来,走进暮色,走向远方,走进一个永久的寓言。你是一个孩子,你象风一样远行。

  寂静,旷野的寂静听不到风的.声音。你置身于旷野中,用散淡的目光铺就你的行程,这个时候,你明白,没有人前来告诉你那即将来临的盛放与凋零,你仅有沿着那条千古不变的道路行走,象朝圣的歌声一样悠远着无尽的漫长。月光打湿了你的脸颊泛起青色的光,如湖面散发出的沉寂平和的光芒。你享受着这份寂静,享受着一种迷茫和沉醉。你发现,内心的风光比旷野更迷人,更能让你沿着树的方向从容不迫地向着远方嘹望。这个夜晚,你不会寂寞,因为你始终是一个追寻遥远的孩子,遥远的地方定是一个妙不可言的乐土。

  无数个白昼和黑夜,你以行走的姿态书写着你的传奇,从原野到村庄,从山川到河流,从城镇到都市,在行走的过程中你一向找寻着能让你刻骨铭心的记忆。

  最终,你听到了一种声音,那是盘鼓开天的声音。这声音随着奔涌的人群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时而雄壮如万马奔腾,黄河咆哮,时而轻盈如平湖泛舟,春雨润物。那是一种真正的震撼,能够震天震地,震山震河。那时而似雁阵飞舞,时而似莲花盛开的阵势,让你热血沸腾,兴奋不已。那击之如雷,动之如涛,鼓中有舞,舞中有鼓的雄浑火爆使你击骨震髓,酣畅淋漓。此刻,你感到有一种生命中原始的活力与豪放正从体内喷薄而出。于是,你开始沸腾,挫骨扬灰地沸腾,并随着上下翻飞的令旗雷霆般撞击自我的灵魂。

  你明白,你是属于江湖的。每次的远行,每次的流浪,你从不在乎这个路程有多远,你只在乎路上能否遇到那曾令你动容的风景和震撼灵魂的鼓声。因为这是你生命中最本质的旅程。那里包括了你一生的情爱。你的远行从来就没有起点,你的存在因为江湖的存在而被一颗颗热切的心盼望着,与众多远行的孩子一齐等待着又一次分别和重逢的到来。

  这将是又一次的远行,在母亲关切的目光下,在以黎明为背景的清晨。

【播音主持自备稿件(通用15篇)】

句子迷:https://www.juzimi.cc/8834

(0)
上一篇 2022年4月4日 上午6:04
下一篇 2022年4月4日 上午6:04

相关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