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香生涯

我的书香生涯

  我是一名散文诗歌作家,在几十年的文学创作过程中,始终沿着新中国的书香之路一步一步朝前走。

  回顾笔耕岁月,从提笔投身“书香中国”文学创作事业算起,到今日,已经度过五十多个春秋了。

  说不清当初是啥原因,从小生长在零书香家庭环境中的我,长大后居然走上了书香中国这条文学创作之路,并且从十几岁就走,一向走到已达古稀之年的今日。

  眼下,尽管年事已高,身体状况大不如以前健壮,但骨子里生就的书香中国精气神,却丝毫没有衰弱,勇往直前的笔耕劲头甚至比青壮年时还要足。

  在我的心目中,书香中国就像一个令人向往的浩瀚宇宙,广大而高深,美妙而多彩。出于好奇和求知,我几十年如一日总是努力探索不止。

  我还觉得,笔耕书香更像一轮造福人间的太阳,既能产生人们赖以生存和发展的精神食粮,也能帮忙人们树立正确人生观,以正能量报效国家和回馈社会。

  或许,就是因为这种理念的不断推动和作用,使得我在洒满书香的文学创作赛道上一向拼命向前奔跑和冲刺,从而感动了主宰书香世界的“真主”和“上帝”,以致在每个赛段上,都能赏给我一些荣誉奖赏和“以资鼓励”。

  在经常不断的书香成果打磨之下,我的`“笔耕之犁”随着时间推移日趋锋利,晚年的笔耕成就尤为突出。在好多人看来,处在夕阳年龄段的人了,还这么宝刀不老屡屡获胜,真有些老黄忠的味道了。

  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在省级以上报刊电台登载播发诗文,到这些年在全国、乃至国际征文大赛中好多散文诗歌和摄影作品屡屡获奖,可谓一路顺风,笔耕有成。

  去年9月我有一篇散文被中宣部《党建》杂志全文刊登,今年3月又有一篇散文在北京“全球灶王文化征文”比赛中荣获大奖。

  尽管有些笔耕成就,但我始终认为,我的笔功和书香水平并不见得就比别人高,很可能是我的执着和拼搏精神赢得了“幸运之神”的同情与眷顾。

  当然我也不否认,自我所取得的每一点成功与提高,都是用辛勤的脑力劳动换来的。这跟农夫耕作和渔民捕捞一个道理:有多少付出才有多少收获。正常情景下,付出与收获应当是成正比的。

  所以,在追逐和实现书香梦想的过程中,我不光付出了很多的心血和精力,还为了不忘初心,完成使命,牺牲了很多常人难以舍弃的利益、应有和所得。

  说实话,在职期间,我热心奉献书香正能量的进取性,是受到很多制约的,工作以外的那点时间根本就不够用,加之日复一日的工作压力,好多时候想为书香中国多做点奉献都有些身不由己。

  况且,即便搞文学创作不影响本职业务,也得时刻提防被厌恶书香中国之流扣上“不务正业”的黑帽子。所以,不少时候搞文学创作就像背后做见不得人的勾当似的,中午、晚上和其他空闲时间搞文学创作时,为避免让别人抓着小辫子不放,我总是把自我关在拉着窗帘的屋里偷着写诗撰文。

  最令人难以理解的,是被他人凭白无辜强加给的讥讽和侮辱。他们玩耍或做无聊之事的时间咱要搞点“书香中国”,他们非但不理解、不支持和不鼓励,相反给以冷眼相对蔑视于你,更甚者还倚仗权势乱加指责和批评。诸位想一想,在此种情形下,我们这些“书香中国”的奉献者心里会是啥滋味。

  直到退休以后,这才在时间安排上和精神压力上获得了全方位的解放,什么时间、花多少时间搞文学创作,完全自我说了算,再也用不着顾虑这担心那了。

  退休以后的这些年里,为了充分利用好退休在家这段大好时光,大多数日子里,除去偶尔走亲访友和旅游观光外,其余时间,基本上都耗在“书香中国”里面了。不管什么时候,只要创作灵感闪现,即便正在吃饭或者躺在床上,也会迅速把筷子一放或者立马从床上爬起来优先忙活“书香中国”之事。

  晚年夜以继日忙活“书香中国”,成了我有效消除寂寞郁闷,淡定急功近利,抒发报国情怀和关心下一代健康成长的主要生活方式。

  是啊,一人独处一室,赶走诸多杂念,一门心思撰写诗文,在近乎超凡脱俗的忘我境界里,搜索灵感,开发悟性,联想妙语佳句,编写美文佳作,这是一种多么完美而甜蜜地享受啊!

  为把自我的写作过程,变成一种实实在在的书香中国乐趣,我经常有意识地把心静下来,细细咀嚼置身于书香中国环境中搞写作的那种舒畅感,每一次咀嚼,总会品出很多书香中国内在的最佳美味来。

  每当夜幕降临,我总是习惯性地把四邻传来的碰酒杯、摔扑克和搓麻将等诸多嘈杂噪音,统统堵在门窗和两耳以外。把意念全部集中在书香中国上,漫步走进文房书室,与电脑结伴,专心致志守住一方超然,掏出心中的完美感想,让连心会意的指尖驱动鼠标帮忙走好书香中国的文学创作之路。

  这样以来,原本杂乱无章的思绪,便会随着文学创作的进展和一个个文字符号的定格而化作正能量的书香中国作品。如果再继续往前走几步,就能看到指尖敲打出的成功之作了。

  我常说,为书香中国而奋发文学创作,不仅仅是产生和吸收正能量的太阳板,还是不折不扣地优化社会和人生的兴奋剂。很多时候,当写作进入状态,经常把自身疲劳感和吃喝拉撒睡的欲望,忘得无影无踪。

  都明白,写诗作文一旦打开思路或进入状态,什么寂寞,纠结,消沉,不愉快,统统都会化为乌有。感觉到的,仅有对书香中国的完美向往与憧憬。

  事实上,为书香中国而努力创作文学作品的过程,本身就是一个优化、洁净和升华自我整体素质的过程。而过后参加比赛或发表作品,仅仅是为了检验水准高低和含金量多少而已。

  当然了,得到新闻媒体和赛事组织者认可并给予奖项的那些文学作品,分量肯定会更重一些。因为,但凡这样的作品,无论对书香中国,还是对优化社会,包括对自我的笔耕人生,都是很有价值的成功之作。

  由此可见,正能量的文学创作,无疑是强我生命活力、文化素质、思想情怀和人生梦想的重要动力来源。

  文学创作中碰撞出来的那些火花,还使得我这轮原本趋向暗淡的夕阳又明显红了许多,美了许多,光彩了许多,也明亮了许多。

  回首“书香中国”大半生,闪烁在我笔耕之路上的诸多亮点,除了我最崇敬和向往的太阳、月亮和星星外,再有就是自我心底那盏引人入胜的“书香中国霓虹灯”了。

【我的书香生涯】

句子迷:https://www.juzimi.cc/7783

(0)
上一篇 2022年4月4日 上午5:39
下一篇 2022年4月4日 上午5:39

相关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