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边的老人佳句

1. 【桥边的老人阅读看清楚问题请以老人点额口吻概括故事情节阅读下

示例:我在桥边遇到了一位侦察兵,我们一起聊天,我只和他聊动物的事情,他反复劝我离开,可我实在走不动了,我没有家不知道能上哪里去。

⑴不能删,“又”是再次的意思,表现老人多次尝试站起来往前走,但都失败了,刻画出一个年老体衰、筋疲力尽、疲惫不堪,在战争中失去求生欲望的老人形象。)⑵因为“我”已经多次劝老人离开,但老人都没有离开,而“我”又帮不了他。

“我”的这种想法的产生,更揭示了战争的残酷。3.这是环境描写。

描绘出了大敌将临、人们仓皇逃命的纷乱而又喧闹的景象,渲染了紧张慌乱的气氛,也凸显了战争给人们带来的苦难;勾画出了这个满身尘土、疲惫不堪的孤老头形象;与一直坐在桥边的老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衬托出了老人的孤独。如果有帮助的话,希望可以采纳。

谢谢啦。

2. 《桥边的老人》中句子的弦外之音

一个戴钢丝边眼镜的老人坐在路旁,衣服上尽是尘土。

河上搭着一座浮桥,大车、卡车、男人、女人和孩子们在涌过桥去。骡车从桥边蹒跚地爬上陡坡,一些士兵扳着轮辐在帮着推车。

卡车嘎嘎地驶上斜坡就开远了,把一切抛在后面,而农夫们还在齐到脚踝的尘土中踯躅着。但那个老人却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他太累,走不动了。 我的任务是过桥去侦察对岸的桥头堡,查明敌人究竟推进到了什么地点。

完成任务后,我又从桥上回到原处。这时车辆已经不多了,行人也稀稀落落,可是那个老人还在原处。

“你从哪儿来?”我问他。 “从圣卡洛斯来,”他说着,露出笑容。

那是他的故乡,提到它,老人便高兴起来,微笑了。 “那时我在看管动物,”他对我解释。

“噢,”我说,并没有完全听懂。 “唔,”他又说,”你知道,我待在那儿照料动物。

我是最后一个离开圣卡洛斯的。” 他看上去既不象牧羊的,也不象管牛的。

我瞧着他满是灰尘的黑衣服、尽是尘土的灰色面孔,以及那副钢丝边眼镜,问道,”什么动物?” “各种各样,”他摇着头说,”唉,只得把它们抛下了。” 我凝视着浮桥,眺望充满非洲色彩的埃布罗河①三角洲地区,寻思究竟要过多久才能看到敌人,同时一直倾听着,期待第一阵响声,它将是一个信号,表示那神秘莫测的遭遇战即将爆发,而老人始终坐在那里。

“什么动物?”我又问道。 “一共三种,”他说,”两只山羊,一只猫,还有四对鸽子。

” “你只得抛下它们了?”我问。 “是啊。

怕那些大炮呀。那个上尉叫我走,他说炮火不饶人哪。

” “你没家?”我问,边注视着浮桥的另一头,那儿最后几辆大车正匆忙地驶下河边的斜坡。 “没家,”老人说,”只有刚才讲过的那些动物。

猫,当然不要紧。猫会照顾自己的,可是,另外几只东西怎么办呢?我简直不敢想。

” “你的政治态度怎样?”我问。 “政治跟我不相干,”他说,”我七十六岁了。

我已经走了十二公里,我想我现在再也走不动了。” “这儿可不是久留之地,”我说,”如果你勉强还走得动,那边通向托尔托萨②的岔路上有卡车。

” “我要待一会,然后再走,”他说,”卡车往哪儿开?” “巴塞罗那,”我告诉他。③ “那边我没有熟人,”他说,”不过我非常感谢你。

再次非常感谢你。” 他疲惫不堪地茫然瞅着我,过了一会又开口,为了要别人分担他的忧虑,”猫是不要紧的,我拿得稳。

不用为它担心。可是,另外几只呢,你说它们会怎么样?” “噢,它们大概挨得过的。

” “你这样想吗?” “当然,”我边说边注视着远处的河岸,那里已经看不见大车了。 “可是在炮火下它们怎么办呢?人家叫我走,就是因为要开炮了。

” “鸽笼没锁上吧?”我问。 “没有。

” “那它们会飞出去的。” “嗯,当然会飞。

可是山羊呢?唉,不想也罢,”他说。 “要是你歇够了,我得走了,”我催他。

“站起来,走走看。” “谢谢你,”他说着撑起来,摇晃了几步,向后一仰,终于又在路旁的尘土中坐了下去。

“那时我在照看动物,”他木然地说,可不再是对着我讲了。 “我只是在照看动物。

” 对他毫无办法。那天是复活节的礼拜天,法西斯正在向埃布罗挺进。

可是天色阴沉,乌云密布,法西斯飞机没能起飞。这一点,再加上猫会照顾自己,或许就是这位老人仅有的幸运吧。

①托尔托萨:西班牙塔拉戈纳省城市。 ②巴塞罗那:西班牙最大的港市。

③埃布罗河:西班牙境内最长的一条河。 编辑本段文题解读 小说取材于20世纪30年代西班牙内战。

1936年7 月,西班牙内战爆发,共和政府军和法西斯佛朗哥 的叛军展开激战。海明威不但与许多美国知名作家和学者一起捐款支援西班牙人民正义的捍卫民主、反法西斯斗争,而且作为战地记者三次深入前线,在炮火中写了剧本《第五纵队》,并创作了长篇小说《丧钟为谁而鸣》。

与前两部反映战争的作品不同,《桥边的老人》关注的不是英雄、正义,也不是“主义”、政治,而是战争中的小人物和弱者。他们是无辜的受害者。

残酷的战争来了,将家园、亲人都无情地撕碎。在这里,战争成了作者的谴责对象,对生命价值的珍视更令小说充满了悲悯的力量。

编辑本段思路释解 这篇小说虽篇幅短小,但构思精巧,选材典型。 小说首段进行场面描写,介绍故事发生的环境。

主体部分由对话构成情节,通过对话,将老人的内心之痛刻画入微;最后一段交待结局,既是对背景的再次点明,又有一定的象征意义。 文章的构思和取材是巧妙和独特的,它不是以战火纷飞,血腥残酷的战争实景来表现该主题,而是以在战争即将到来前,一个相对平静的环境下,一个孤身老人当人们竞相逃命时的内心世界,冷静而逼真地揭示出了战争的残忍、罪恶。

在小说的情节安排上,作者通过将撤离人群的逐渐稀少、远去,战争越来越近的紧张感与老人从始至终的缓慢平和的语调,与战争毫不相干的谈话内容冲突着,把小说一步步推向高潮,让人不禁为老人的安危担忧,也更深刻的感受到主题。 主旨提炼 《桥边的老人》实在是一篇小品:仅由一幅画面、一段对话构成,格局之小,笔法之简练,在宏大战争主题的小说林中,可以说微不足道,但《桥边的老人》仿。

3. 急

该篇作品的主题是揭示战争的残忍、罪恶。然而作者在构思取材上,却非常巧妙和独特,它不是以战火纷飞,血腥残酷的战争实景来表现该主题,而是以在战争即将到来前,一个相对平静的环境下,一个孤身老人当人们竞相逃命时的内心世界,冷静而逼真地揭示出了战争的残忍、罪恶。

人物形象和艺术手法上作者十分讲究。

本片作者主要描写了两个人物,一个是主人公——桥边的老人;一个是线索人物——我。

作品开篇通过“戴钢丝边眼睛”、“尘土”、“浮桥”已经忙着逃命的车辆、人群的各种动作以简单的白描手法为我们勾勒出一幅战争来临前忙乱的极赋写实效果的画面,又佐以后文对于“撑起来,摇晃了几步,向后一仰,终于又在路边的尘土中坐了下去”等动作的描写,剔透地写出生活现实,烘托出了在人们竞相逃命之际,一个朴实憨厚善良的老人形象。通过其好似不断在重复着同样内容的质朴语言,表现出一个既不懂政治又不懂战争,一个简简单单的饲养员,一个最普通的人在战争是的心态,这与包括“我”在内的其他人面对战争的那种一心想着撤离的恐慌,形成鲜明的对比。这时的老人就好像一名即将坐化的老僧,表现不出一丝对死亡的畏惧,然而并非他不恐惧死亡,而是他根本不知道战争的来临,死亡的即将到来,将主题表现的淋漓尽致。

另外周围环境的细致描写,如尘土、浮桥等,不仅交待清战争的气氛,而且更凸现出老人的那种独自无知却快乐的孤胆,使得形象更加典型化。

在小说的情节安排上,作者通过将撤离人群的逐渐稀少、远去,战争越来越近的紧张感与老人从始至终的缓慢平和的语调,与战争毫不相干的谈话内容冲突着,把小说一步步推向高潮。然人不禁为老人的安慰担忧,也更深刻的感受到主题。

在这篇小说中,作者采用了小说特有的典型生动的选材构思,然而在语言表达上却采用了新闻专长的短小精悍的描写叙述,将小说与新闻的特点完美融合在一起,这篇小说给人的整体感觉是简洁、朴实、明快,同时又不乏深度,海明威不愧为著名小说家和记者.

4. 【《桥边的老人》中,试用第三人称或第一人称,描写老人的内心世

他静静的注视着那弯弯 的桥身,似乎有所感想.看到他那年迈的身躯,是否也像这座桥边一样,历经风雨的洗礼,这个我无从得知,但他是经过革命战争时代的人,因为他那烔烔的眼神和苍老的面孔却掩饰不去岁月的爱恋.桥边的这位老人也许正如桥一样,为他的后人拼搏回昔日的美好岁月,何曾几时,他也向往美好的生活,岁月却如同桥下流水般浪回东去不复返.再看桥边的柳枝,是那样的鲜绿,它像人们展示了春去春回的蓬勃气息.老人轻轻的叹了口气,也许是岁月无情飞逝去,一代英雄无人问的豪情盖气.。

5. 改写 桥边的老人

桥边的老人(第三人称版)

一个戴钢丝边眼镜的老人坐在路旁,衣服上尽是尘土。河上搭着一座浮桥,大车、卡车、男人、女人和孩子们在涌过桥去。骡车从桥边蹒跚地爬上陡坡,一些士兵扳着轮辐在帮着推车。卡车嘎嘎地驶上斜坡就开远了,把一切抛在后面,而农夫们还在齐到脚踝的尘土中踯躅着。但那个老人却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他太累,走不动了。

海明威的任务是过桥去侦察对岸的桥头堡,查明敌人究竟推进到了什么地点。完成任务后,海明威又从桥上回到原处。这时车辆已经不多了,行人也稀稀落落,可是那个老人还在原处。

“你从哪儿来?”海明威问他。

“从圣卡洛斯来,”他说着,露出笑容。

那是他的故乡,提到它,老人便高兴起来,微笑了。

“那时海明威在看管动物,”他对海明威解释。

“噢,”海明威说,并没有完全听懂。

“唔,”他又说,”你知道,海明威待在那儿照料动物。海明威是最后一个离开圣卡洛斯的。”

他看上去既不象牧羊的,也不象管牛的。海明威瞧着他满是灰尘的黑衣服、尽是尘土的灰色面孔,以及那副钢丝边眼镜,问道,”什么动物?”

“各种各样,”他摇着头说,”唉,只得把它们抛下了。”

海明威凝视着浮桥,眺望充满非洲色彩的埃布罗河三角洲地区,寻思究竟要过多久才能看到敌人,同时一直倾听着,期待第一阵响声,它将是一个信号,表示那神秘莫测的遭遇战即将爆发,而老人始终坐在那里。

“什么动物?”海明威又问道。

“一共三种,”他说,”两只山羊,一只猫,还有四对鸽子。”

“你只得抛下它们了?”海明威问。

“是啊。怕那些大炮呀。那个上尉叫海明威走,他说炮火不饶人哪。”

“你没家?”海明威问,边注视着浮桥的另一头,那儿最后几辆大车正匆忙地驶下河边的斜坡。

“没家,”老人说,”只有刚才讲过的那些动物。猫,当然不要紧。猫会照顾自己的,可是,另外几只东西怎么办呢?海明威简直不敢想。”

“你的政治态度怎样?”海明威问。

“政治跟海明威不相干,”他说,”海明威七十六岁了。海明威已经走了十二公里,海明威想海明威现在再也走不动了。”

“这儿可不是久留之地,”海明威说,”如果你勉强还走得动,那边通向托尔托萨的岔路上有卡车。”

“海明威要待一会,然后再走,”他说,”卡车往哪儿开?”

“巴塞罗那,”海明威告诉他。

“那边海明威没有熟人,”他说,”不过海明威非常感谢你。再次非常感谢你。”

他疲惫不堪地茫然瞅着海明威,过了一会又开口,为了要别人分担他的忧虑,”猫是不要紧的,海明威拿得稳。不用为它担心。可是,另外几只呢,你说它们会怎么样?”

“噢,它们大概挨得过的。”

“你这样想吗?”

“当然,”海明威边说边注视着远处的河岸,那里已经看不见大车了。

“可是在炮火下它们怎么办呢?人家叫海明威走,就是因为要开炮了。”

“鸽笼没锁上吧?”海明威问。

“没有。”

“那它们会飞出去的。”

“嗯,当然会飞。可是山羊呢?唉,不想也罢,”他说。

“要是你歇够了,海明威得走了,”海明威催他。”站起来,走走看。””谢谢你,”他说着撑起来,摇晃了几步,向后一仰,终于又在路旁的尘土中坐了下去。

“那时海明威在照看动物,”他木然地说,可不再是对着海明威讲了。

“海明威只是在照看动物。”

对他毫无办法。那天是复活节的礼拜天,法西斯正在向埃布罗挺进。可是天色阴沉,乌云密布,法西斯飞机没能起飞。这一点,再加上猫会照顾自己,或许就是这位老人仅有的幸运吧。

6. 续写桥边的老人

我僵坐在路旁,眼前是潮水般喧嚣杂乱的人群,他们纷纷涌上桥头,寻找着在战争中安身的地方。

只有我,只有我神色木然,僵坐在这硝烟弥漫,尘土飞扬的路旁。我正进行着艰难的抉择:是否要走向前方。

向前,是尚有一丝光明的生路;向后,是枪林弹雨后的死亡。可是,倘若我跨步走到桥上,我将自此背井离乡!你知道的,家对于一位年逾花甲的老人来说,比生命要重要的多。

更何况,在这片土地上,有我爱着的山羊、猫和鸽子。我放心不下啊…… 想到那七个灵动的身影,我因枯坐而僵硬的身躯逐渐回暖,目光逐渐迷离,又回忆起了那段最美丽的日子…… 和暖的阳光,从我木屋前梧桐新抽的嫩叶的叶尖,从农田金灿灿的麦芒,从村头新涨的绿水中滑过,就像一泓温润的清泉,将圣卡洛斯笼罩起来。

我的猫蹲在我的膝上,眯着眼睛亲昵的用头摩挲着我的手掌;我的羊在不远处悠闲地叼着青草,不时扬头对我“咩咩”地叫着。我最灵巧的精灵,有三对蹲在屋脊,优雅地梳理着自己的羽毛,有一对不住地在我的头顶盘旋,发出温情的“咕咕”声。

有时候他们会在黎明熹微的晨光中出巢觅食,“扑扑”的翅声催我醒来,开始又一日的新生。而暮色四合的时候,鸽子们又带着飞翔的倦意心满意足地归巢,唧唧咕咕的,温暖而祥和。

可是,响起的枪声打破了我宁静的生活。猫儿总是把头藏在我的臂弯,一听到枪响就颤颤地抖。

山羊也缺了平日的淡然,烦躁地在我的座椅变转来转去。“咩咩”的叫声也带了些许的烦躁与慌乱。

鸽子们也不再骄傲地飞上青天,它们安静地窝在巢里,一听到枪声就惊慌地飞起,落下一地碎羽。我一直尽力地关爱它们,一如战前一样,但心里却早已忐忑不安,看他们目光日益忧郁。

终于,终于到了我不得不离开它们的时候。战火就是顶在我腰后的刀。

若想生存,我只能抛下我爱如子孙的动物,向前走去。临行前,我打开鸽笼,拆下羊圈的门,放走了那只常赖在我怀中的小懒猫。

我离开它们了,走的坚决,甚至不再回头。但我能感受的到:它们的目光一直粘在我的背上…… 我终是下不了决心,所以坐在路边踌躇到现在。

我想起以往的那些散发着麦香的时光,以往的美好于此时就像坚固的镣铐,紧锁住我前进的脚步。直到,直到一个陌生人来对我说“要开炮了……”我终于硬起心肠,起身向前挪动了几步,可耳畔却突然想起微弱的“喵”、“咩咩”、“咕咕”的声响,直击我的灵魂。

我跌坐在地上,干枯的眼眶变得充盈,我果然是放不下的啊!所以,我决定了——不离开。起身后,我心头的阴霾一下消失,归来的步伐异常轻松。

回到我的小院门前,里面传来我熟悉的种种声响。我微笑着推门进去,一只黄色的身影一下跳进我的怀里,“喵喵”温柔地叫着。

头顶盘旋着我的鸽子,膝下是欢叫的山羊。一切、一切仿佛又回到了从前。

当晚,坐在我一贯坐着的躺椅上,吮着一壶热茶,微笑着抚摸猫温软的躯体,肩头沉甸甸地栖了一对鸽子,其余的站在我的臂上。那只山羊也卧在脚旁。

今晚,我把所有的“孩子”叫到身边,哪怕炮弹立刻飞来,我也要死在离家最近的地方!第二篇: 桥边的老人·续写 原著 美国著名小说家:海鸣威 残风落叶 原创 我,短暂沉默。 “现在你需要离开,前面还等上报战况呢!”有—个声音从心传出,提醒着这个犹豫不决的人。

顿了顿思维,他下了决定。 “我想我必须走了,保重!”说完我庄严地行了个整齐的军礼,这象征着荣誉和勇气,面向他。

不敢去看他惊讶的眼神,从脚迈出了小小的几步开始,这在平时从未有过的沉淀,此时却可以感受到它如灌满了铅似的寸步难行。 我并不是一个那么善良的好人!但父母没少教育那些思想道德。

到了桥头不忍转身,再次望了望那边。老人依然注视着远方,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嘴里嘟嚷着什么,已经听不清楚。

他似乎还在休息积极恢复体力,还是绝望了呢?这就不知道…… 只是结果呢? 通向远方的岔路口,发动起正准备离开的卡车上的司机,突然发现一年轻人背着老人缓缓走来,立即停下等待着。这是一位四十几岁的男人,满脸黝黑的胡须,冒险等待两人的原因只是因为多载一人便是拯救一个灵魂的神圣使命。

由于侦察保障安全不能穿军服的我,就连他也看不出来。他向我抛来个微笑,却不了解我还是一个兵,马上要进入战争的兵!这正是我们这一老一少。

“到了巴塞罗那,不要忘了找这个地址,要答应我的话。”望着离去的卡车我大喊。

“拼了我这副老骨头,我也会记住的!我的孩子,愿上帝保佑你,阿门。”老人用尽全力回应着,车上满载逃难的人自觉地安静下来,这时都不禁落泪,他们了解这也许是永别。

回到部队营地,远远看见了新认识的好朋友杰克,还在与几人边擦枪边聊他的光荣事迹。 作为机枪手他十分骄傲,在一场战役中负伤。

当时缺药为保命右脚不得不被截肢,准备享受送往后方的优待时,他却放弃并申请回战场。 用他的话说就是:“像我这样子就算死也要死在战场上,多杀几个法西斯敌人,不然我会自杀。”

上级拗不过他,只好批准让他复员,现在非常时期这样的人还有很多,就连自己都时刻准备为祖国…… 报告完毕,上级通知全部部队包括炊。

7. 海明威 赏析

该篇作品的主题是揭示战争的残忍、罪恶。然而作者在构思取材上,却非常巧妙和独特,它不是以战火纷飞,血腥残酷的战争实景来表现该主题,而是以在战争即将到来前,一个相对平静的环境下,一个孤身老人当人们竞相逃命时的内心世界,冷静而逼真地揭示出了战争的残忍、罪恶。

人物形象和艺术手法上作者十分讲究。

本片作者主要描写了两个人物,一个是主人公——桥边的老人;一个是线索人物——我。

作品开篇通过“戴钢丝边眼睛”、“尘土”、“浮桥”已经忙着逃命的车辆、人群的各种动作以简单的白描手法为我们勾勒出一幅战争来临前忙乱的极赋写实效果的画面,又佐以后文对于“撑起来,摇晃了几步,向后一仰,终于又在路边的尘土中坐了下去”等动作的描写,剔透地写出生活现实,烘托出了在人们竞相逃命之际,一个朴实憨厚善良的老人形象。通过其好似不断在重复着同样内容的质朴语言,表现出一个既不懂政治又不懂战争,一个简简单单的饲养员,一个最普通的人在战争是的心态,这与包括“我”在内的其他人面对战争的那种一心想着撤离的恐慌,形成鲜明的对比。这时的老人就好像一名即将坐化的老僧,表现不出一丝对死亡的畏惧,然而并非他不恐惧死亡,而是他根本不知道战争的来临,死亡的即将到来,将主题表现的淋漓尽致。

另外周围环境的细致描写,如尘土、浮桥等,不仅交待清战争的气氛,而且更凸现出老人的那种独自无知却快乐的孤胆,使得形象更加典型化。

在小说的情节安排上,作者通过将撤离人群的逐渐稀少、远去,战争越来越近的紧张感与老人从始至终的缓慢平和的语调,与战争毫不相干的谈话内容冲突着,把小说一步步推向高潮。然人不禁为老人的安慰担忧,也更深刻的感受到主题。

在这篇小说中,作者采用了小说特有的典型生动的选材构思,然而在语言表达上却采用了新闻专长的短小精悍的描写叙述,将小说与新闻的特点完美融合在一起,这篇小说给人的整体感觉是简洁、朴实、明快,同时又不乏深度,海明威不愧为著名小说家和记者.

8. 桥边的老人阅读答案

1.联系全篇,回答问题(6分) (1)开篇描写车和人“涌过桥去”的场景,有什么作用?(3分) 答:反衬老人的镇定不动(对故乡的依恋不舍);表现战争给人类带来的苦难。

(3分) (2)为什么老人“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3分) 答:他太累,走不动了;他舍不得丢下与自己相伴的动物;他对家园深怀留恋以及对未来生活一片茫然。(3分) 2.文章多次写老人的唠叨:“猫会照顾自己的,可是,另外几只东西怎么办呢”“可是,另外几只呢,”“可是山羊呢?”作者这样写的用意是什么?(4分) 答:表现老人对动物的关爱,以及离别动物时的痛苦与不舍(2分);人类与动物相处的温馨都被剥夺了,揭示战争给人类带来的苦难。

(2分) 3.文章中的“我”问老人对于政治的态度时,老人说“政治跟我不相干”。谈谈你对作者设计这段对话的理解。

(3分) 答:作者借助这段对话,表达对战争、政治的厌恶与反对,对玩弄政治的人的讽刺:虽然说老人与政治不相干,但是政治引起的(或政治家挑起的)战争却扰乱了老人的生活,给人们造成了深重的灾难。 4.小说中的人物“我”是什么身份的人?“我”在文中有怎样的作用?(4分) 答:“我”是个共和军战士、侦察兵。

(1分)“我”是一个线索人物,是故事的见证人;我与老人的对话推动了故事情节发展;由“我”叙述故事,增加了故事的真实感和亲切感;通过“我”的感触表达文章的主旨;通过“我”对老人的情感态度,突出老人的形象 5、这篇小说最大的叙事特点是什么?这篇小说表现的是战争主题,作者摄取生活中的老人与小动物作为叙事对象有何用意?(4分) 答:人物对话。小说情节的展开、人物个性和心理展示都是通过对话来实现的。

老人与小动物是弱者,是无辜的受害者,作者关注弱小生命被战争摧残与扼杀,表达了对战争的谴责,对生命的尊重与对和平的渴望。 6、“那时我在照看动物,”他木然地说,可不再是对着我讲了,“我只是在照看动物。”

请结合小说内容分析这几句话蕴含的意思。(6分) (1)“木然”“不再对着我讲了”,说明老人已经陷入了绝望,不再期待眼前这位催促他赶快离开的年轻人替他分担忧虑,想以尽快中断对话的方式谢绝“我”的好意;(2)老人感觉自己身心疲惫,连话也懒得多说了。

(3)“我在照看动物”一句反复出现,后一句中多了一个“只是”,意味深长,话语中交织着“怨”“冤”之情,暗含着对战争无声的控诉。 8、文中一开始就写“老人坐在路旁”,此后又反复写“老人却坐在那里”、“老人还在原处”、“老人始终坐在那里”,请问这样写的作用是什么?(4分) 答:突出老人年老力衰(“他太累,走不动了”);揭示老人留恋家园的心理(“另外几只东西怎么办?我简直不敢想”);暗示老人处境危险(“车辆已经不多了,行人也稀稀落落”、“神秘莫测的遭遇战即将爆发”)。

提示:从两个角度回答,一,老人为什么老是坐在路旁?二,这样老坐着会有什么后果? 9、小说的背景是什么?作者摄取生活中的老人与小动物作为叙事对象有何用意?(2分) 答:背景是战争。老人与小动物是弱者,是无辜的受害者,作者关注弱小生命被战争摧残与扼杀,表达了对战争的谴责,对生命的尊重与对和平的渴望。

10.从下列角度中任选一个,写300字左右的文章赏析。(14分) (1)赏析《桥边的老人》的构思特色 (2)赏析《桥边的老人》的对话艺术 赏析要点 (1)赏析《桥边的老人》的构思特色 ①截取一个横断面,以小角度(小人物)表现大主题。

小说选取浮桥这一特定场景,写在“涌过桥去”的逃难人群中,一个老人却因眷恋故土和心爱的动物而不忍离去。那浮桥仿佛一个窗口,显示出战火纷飞的年代里人们对于生命的尊重和对和平的渴望。

②以非战争的场景描写表现战争的残忍。小说不是以战火纷飞、血腥残酷的战争实景来表现主题,而是以战争即将到来的环境,以一个孤身老人的言行,揭示出了战争的残忍、罪恶。

③以“我”的视角展开叙述,增添了故事的真实性。“我”是作品中的一个人物,叙述故事不带主观色彩(海明威的这一叙述风格人们称之“零口吻”);“我”是一个观察者,见证了老人的言行,可以增添故事的真实性。

④以没有结局而结尾,耐人寻味。小说一直渲染敌人的飞机即将轰炸的紧张气氛,而结尾写“法西斯飞机没能起飞”,没有逃难的老人的命运将如何呢?小说到此打住,有余味深长的效果。

(2)赏析《桥边的老人》的对话艺术 ①人物对话推动故事情节发展。小说的人物几乎原地不动,人物少有动作,情节的展开主要借助人物对话。

“我”与老人的问答之间,蕴涵了生动的情节。如“我”问故乡,问动物,问政治以及老人的对答。

②人物对话反映人物的个性心理。老人提到故乡及“看管”的动物时,让读者感受到了他对家园的留恋与热爱;不能照顾动物“只得把它们撇下了”,反映老人面对战争的无奈、苦涩和悲哀。

(海明威把文学创作比做漂浮在大洋上的冰山,他说:“冰山运动之雄伟壮观,是因为他只有八分之一在水面上。”文学作品中,文字和形象是所谓的“八分之一”,而情感和思想是所谓的“八分之七”。

人称“冰。

句子迷:https://www.juzimi.cc/39115

(0)
上一篇 2022年4月5日 上午9:47
下一篇 2022年4月5日 上午9:47

相关句子